猫轰趴宇航员海报剧照

猫轰趴宇航员更新至24集全

猫轰趴宇航员

  • 闫金凤 柳志威 范奇 于鹏 Peng Yu 孙娇 Jiao Sun 徐雨昕 邓威 
  • 毛茴 静心雪 

  • 爱情 短片 古装 大陆 

    中国大陆 

    汉语普通话 

  • 5分钟

    2021 

@《猫轰趴宇航员》相关问题

介绍搞笑的穿越小说

懒妃倾城很好看很搞笑的



帝凰:神医弃妃 851麻烦,谁也别想独善其身

851麻烦,谁也别想独善其身轻尘早上醒来时,发现自己居然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,差点没把她吓死,闻到熟悉的竹香,知道是九皇叔,凤轻尘莞尔一笑,轻轻地移开腰间的手,哪知一动九皇叔就醒了。“别动,本王病了,要休息。”估计是刚睡醒的原因,九皇叔的声音带着一丝柔糥,和平时的清冷慢调调完全不同,仿佛在撒娇一般。凤轻尘也配合,宠溺地道:“好,不动,你再睡伙。”“嗯。”九皇叔满意了,把头埋在凤轻尘的颈脖间,不多时便气息平稳、绵长,竟是睡着了。凤轻尘一愣,随即眼露心疼之色:“这人是多久没有睡个好觉,才会这么快就睡着了。”凤轻尘心疼九皇叔,有心想让九皇叔多睡一伙,便一动不动地任九皇叔抱着,不多久也迷糊了过去,院外丫鬟下人急得跳脚,可偏偏没有一个敢吱声,也不敢进去打扰。云潇和两位大夫早早地起来,本以为今天可以走,结果等到中午了,也没见凤轻尘和九皇叔的身影,两位大夫没有多想,只当他们忙,云潇却忍不住邪恶了起来。这两人,不会大白天也那个啥吧……咳咳,云潇是真邪恶了,九皇叔和凤轻尘这一次真是小葱拌豆腐,一清二白,只不过不小心睡过头了。两人醒来时已是正午,凤轻尘和九皇叔自己穿戴好后,才让下人进来服侍梳洗,在自己府上与九皇叔相拥而眠,睡到下人进来,还是第一次。凤轻尘还有一些不好意思,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就像九皇叔外室,九皇叔却不甚在意,丝毫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。九王妃的正服、他母妃的凤钗,他全部给了凤轻尘,有那支凤钗在,比九王妃这个称呼更名正言顺,可九皇叔忘了,他根本没有告诉凤轻尘这些,于是……九皇叔悲剧了,被凤轻尘的怨念缠身,凤轻尘趁无人时咬牙切齿地气道:“你今天怎么不早朝。”这是九皇叔第一次光明正大地从她房间出去,以前都会提早走。“本王病了。”九皇叔精神抖擞,不见半丝病态,偏他说得理直气壮。“你就装吧。”凤轻尘自知说不过九皇叔,也不搭理他,打理好后,凤轻尘便道:“我去看看宇皇子和锦凌。”午膳还没有这么快上来,凤轻尘打算趁这个时间,查看一下两人情况,作为一个有责任心的大夫,凤轻尘表示自己这么做是应该的。“本王没有告诉你吗,昨天晚上本王就把王锦凌送走了。”九皇叔很坏心地等到凤轻尘走到门口才说。哼,谁让她明明是担心王锦凌,还拿西陵天宇做挡箭牌。“送走了?”凤轻尘身行一顿,连忙转身问道。虽说凤轻尘说清了,他心中的膈应也淡了,可并不表示他能容许凤轻尘把太多的心思放在王锦凌身上。“怎么?担心本王会弄死他?要不要本王带你去看着?”这话绝对是讽刺,凤轻尘要敢说去,九皇叔肯定会折腾死王锦凌。凤轻尘一个激灵,看到九皇叔眼中意味不明的笑意,明白这个时候不能乱说话,连忙道:“有您看着,我还担心什么,没别的事,我先去看宇皇子了。”说完,拔腿就跑,好像有恶鬼在身后追她一样,路上遇见丫鬟、仆役,不等对方行礼,人就一溜烟地跑没了。“姑娘这是怎么了?”下人一脸不解。他们家姑娘一向成熟稳重,小小年纪就有一家之主的风范,就是宇皇子和大公子同时来看病,也没有看到她慌成这样。下人摇了摇头,表示不解,待看到九皇叔眉眼带笑地从凤轻尘房间走出来,下人这才明白,他们家姑娘这是害羞了。西陵天宇昨天先是被凤轻尘恐吓了一通,接着又被九皇叔剥削了一番,这伙人正蔫蔫的,见到凤轻尘进来,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,配合着凤轻尘检查,除非凤轻尘问,不然绝不多说一句话。凤轻尘以为自己昨天把话说太重了,也不敢触西陵天宇的霉头,怎么说西陵天宇也是尊贵不凡的西陵嫡后之子,自己昨天那席话虽说是为他好,可总是难听了一些。可此时要她再说安慰的话,凤轻尘又担心,西陵天宇会以为事情不严重,又故态萌发,索性一句话都不说,只提醒下人,小心服侍好西陵天宇,有事立马找她。回到饭厅,九皇叔与云潇已经入座,只等她来就能开饭,九皇叔目不斜视、一脸严肃,云潇见凤轻尘进来,朝她眨了眨眼睛。不知是心虚还是怎么了,凤轻尘怎么看怎么觉得云潇是在调侃她,耳根微红,连忙别开脸,不敢与云潇对视。九皇叔自顾自地吃饭,完全不看别人,凤轻尘时不时地偷看他一下,却得不到回应,凤轻尘拿不准九皇叔是不是生气,一顿饭吃得毫无味道。好在吃完饭后,九皇叔没有继续留下来,而是去找西陵天宇了,凤轻尘松了口气,端起桌上的茶猛灌了一口。死道友不死贫道,西陵天宇你就多担待一点。“你怎么了?”云潇明知故问,凤轻尘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,为转移云潇这个八卦男的注意力,凤轻尘道:“正好你来凤府了,我找你谈点正事。”“什么正事?”云潇微微后退,一副防备的样子。他怕凤轻尘问他王锦凌的事情,这事别说他知道得不多,就算知道很多很多,他也不能说。表现得这么明显,凤轻尘鄙视地瞪了云潇一眼:“你放心,我不问王锦凌的事,也不管王家的事,九皇叔既然出手了,王锦凌就不会有事,王家也轮不到我来操心。”要连这一点信任都没有,她也不会和九皇叔纠缠这么久了。云潇松了口气,这才坐正:“你知道就好,王氏家族很排外,他们家的事,外人不好插手。只要不和王家有关,有什么事你尽管说,要用得上云家,你只管开口。”和云潇熟了就知道,他平时虽然爱说一些云里雾里、玄之又玄的话,可当他坦诚对一个人时,绝对很直接,不会拐弯抹角。“我找你就一定是要你帮忙嘛,你把我当什么人了,麻烦制造机。”凤轻尘没好气地道,随即发现自己好像真得很能惹麻烦。“那倒不是,只是麻烦这种东西,并不是什么你想避就能避的,你不惹麻烦,自有麻烦找上你,活在这世间,谁也别想独善其身,谁也别想超然脱俗。”这话不知是在安慰凤轻尘,还是安慰自己,他们两个都是麻烦事缠身的主……看完了采纳哦~~

友情链接